魏新:济南,有家叫不贵的书店,老板很贵……

去年,我在朋友圈看到一家书店,很奇怪。

书店开在县西巷,从照片上看,也不大,挂在外卖的招牌,写着:不贵书店。

怎么个不贵法呢?店名下方有解释:价比当当,但比不了淘宝。

都知道,有了电商之后,书店越来越不好干,尤其是独立书店,在济南,从早期的三联、致远,包括我常去的英雄山文化市场里的山东作家书店,到后来的睿丁岛,都已不在。

当然,这几年,济南还有不少经营的还不错的独立书店,但靠卖书可以赚钱的不多。

不贵书店,就靠卖书。

而且,开店的老板不谈什么诗和远方,文化和梦想,有人问他为什么开书店,他说:为了赚钱。

他说的特别好。

凡是生意,上来就大谈情怀,只口不提钱的,基本等于诈骗。

情怀不是赚钱的遮羞布,只会是商业的绊脚石。

不贵书店确实是可以靠卖书赚钱的。

老板当初偶然飘到济南,在一家医院做文案,从夹着五本书在洪家楼卖开始,到一人、一麻袋、一三轮,兼职摆书摊,摆了四年。然后辞职,开了这家不贵书店。

他的书店能赚钱,是因为这些年积累了两万多微信好友。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他从摆书摊时加上的顾客,是济南这座城市爱读书的人。

他帮他们找书、订书、发书、推荐书,每天忙得不可开交。

他也因此结交了很多朋友。比如有个叫于恺的青年书法家,专门给他题了:济南第六好书店。他不知道前五好是谁,就把字直接糊墙上了。

这次疫情中,他托一位律师朋友去问黄冈那边,山东的医务工作者支援队缺点啥?

四五个小时之后,来了消息:

1、缺卫生用品:卫生巾、卫生棉条、成人纸尿裤。

2、缺秋衣秋裤。从山东过去的医生,每人也就带两条秋衣秋裤。一天下来,秋衣秋裤就湿透了,因为天气潮湿,还非常难干。

他决定,马上出钱,去采购这些物品。

在他还没有找好货源时,据说,山东高速出了一大笔善款,把秋衣秋裤的问题解决了。

幸好如此,那笔钱他靠卖书根本不够,只能卖书店。

然后,他开始统计卫生用品的数量,山东上千名医护人员在武汉,其中有564名在黄冈。黄冈那边发来的信息是:

夜用卫生巾,500包。

日用卫生巾,500包。

卫生护垫,250包。

便携式纸巾,500条。

他说,购买这些物资的钱,在我可承受范围之内。

这期间,有人给他打款,他很感动,然后拒绝了。

包括我,说我帮他分担一半,他坚决不同意。

不过,帮他联系的那个律师朋友段志刚硬是出了一半货款,他不收也不行。

他采购的卫生用品,都是正规品牌:

卫生巾是护舒宝和七度空间的;纸巾是维达品牌的;卫生护垫是高洁丝品牌的。

一个大老爷们,还懂这些品牌,开书店让人博学。

今天,他把物资集中起来,找一辆物流车,发向黄冈。

之所以这么做,他说的也很实在,除了为抗疫前线的医务人员做点力所能及的事,他也有私心,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济南有家不贵书店,这里的老板很帅。

这事儿,我还行。

但实事求是地说,老板很帅这件事,我不能涉嫌虚假宣传。

不过,在他朋友圈里经常晒的老板娘看来,老板应该还是很帅的。

老板很贵,倒是真的。

他身上,有一些珍贵的品质,真实,热情,这些品质也注入了他的不贵书店。

包括他的顾客朋友们。

他说,等疫情过去,一起喝喝,在济南喝酒,他就怕过于恺,和他喝两次,吐两次。

那就让于恺替我多给他喝几杯。

春暖花开,不贵书店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