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轮美奂!金华85后小哥哥做的花灯怎么会这么好看!

人这一辈子,总有一些事,值得为之拼尽全力、义无反顾,比如情怀。

许宾的情怀是:一辈子好好做花灯。

鼠年春节马上要到了,他准备了两件新年礼物,一件是《姹紫嫣红》(针刺无骨花灯),另一件是《宝盖璎珞大堂灯》。

1月15日,两盏花灯双双亮相。前者亮相金华市博物馆的“云笼月魂――灯彩艺术展”,后者远赴南京,参加“全国灯彩艺术精品巡展”,均是受邀参展。

许宾希望,在这个鼠年春节,让更多人欣赏金华花灯。

许宾与作品《姹紫嫣红》(针刺无骨花灯)

“《宝盖璎珞大堂灯》这件作品,我断断续续创作了一整年,高度近3米,由3盏大灯,24盏小灯组成,春节像大考,做了一年终于交卷了”。许宾说。

“这花灯做得这么精美,一定是个老师傅的手艺吧?”在金华市博物馆,不少观众面对展厅里一组针刺无骨花灯,发出这样的感叹。

万万没想到,观众口中的这位“老师傅”,却是这位年仅32岁的东阳小伙。这次灯展上,来自全国各地97件(组)作品的创作者中,85后的他是年纪最小的一个。

作品《宝盖璎珞大堂灯》

许宾是东阳市画水镇许宅村人,该村无骨针刺花灯的传承人。

许宅花灯在板凳龙中独具一格,名声远扬,曾赴北京、上海、杭州等多地表演,博得国内外观众的一致好评。许宅人做花灯的民俗可追溯到明朝天顺年间,迄今已有500多年历史。

“我还很小的时候,不提着花灯,不过年。”小花灯是父母给他做的,造型有五角星、小兔子、小狮子等。童年的记忆里,他提着小花灯,跑到小伙伴家串门,在爆竹声中辞旧迎新,浓浓的年味至今回味无穷。

“那个时候每逢过年,许宅家家户户做花灯。”制作过程轻易不外传,正月初八集中亮相,村里的灯展一直要持续到元宵节。谁家的灯最好看,相互之间比拼一番,“到邻村走亲戚,各家的花灯都不一样,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后来,随着时代变迁,生活节奏加快,做花灯的人越来越少。童年记忆中的年味,却依然在许宾心头萦绕,渐渐化作一份挥之不去的情怀。

12岁那年,他在一堂手工课上制作了第一个小花灯,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影响学业吗?许宾认为不对。上初中,他的几何特别好,因为做花灯涉及造型,有些几何原理数学老师不知该如何解释,他就帮老师做了一个几何模型。他的大学时光,是在杭州师范大学度过的,读市场营销专业。即便如此,做灯一事,他始终不曾荒废。

许宾说,20年来,他一共制作了数千盏大大小小的针刺无骨花灯。做花灯,讲究慢工出细活,一盏灯,针孔密密麻麻数也数不清,针刺重在一气呵成,扎歪了再补针,就是败笔。“除了吃饭和睡觉,都不闲着。一忙活就是一整天,从早上开始做,不知不觉天就黑了。有时一年就能做近200盏灯。”

“一个人做花灯是孤独的。”许宾说,一来做花灯的年轻人少,更多的年轻人关注游戏和网红;二来,他也在期待,儿时家家户户做灯的盛况,何时才能昨日重现?

有时,他的作品也会被一些老师傅质疑:“这里不对,以前我们做灯……”他总是虚心回应,并不全盘接受。在他看来,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歌谣。“非遗作品,在传承中创新。农耕时代,寓意美好,做大花灯,‘龙凤呈祥‘、大红大绿是标配,如今的年轻人更偏爱纯色系,小清新。”

这些年,他的新派花灯收获了诸多的点赞和肯定。去年,他拿下了浙江省民间文艺“映山红奖”灯彩大赛优秀作品奖。这是由浙江省文联、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共同颁发的代表浙江民间文艺最高奖项的省级民间文艺大奖。这两年,他不断收到灯展邀约。“往往一盏灯刚刚做出来,就拿出去展览了。”

与很多年轻人一样,他爱看电影、玩微博、刷抖音。他的微博名叫“花灯艺人许宾”,他会时不时将花灯作品晒在微博和抖音上,以弘扬非遗传统技艺。

有人慕名而来,向他请教花灯技艺,有来自山东的国画女孩,也有来自磐安的美术老师。“现在的传承没有过去那种繁琐的拜师礼,也没有师徒名分,微信一加,一聊,他乐意学,我乐意教,也是一种传承。”

在许多人看来,简历中的“特长”一栏,总让人无从下笔。许宾总能填上一大串:“花灯、婺剧、书画、刺绣、雕刻、剪纸、中国结……”

不少人夸他“多才多艺”。“其实,没有那么厉害。做花灯是一门系统工程,造型、书画、刺绣、雕刻、剪纸,什么都要会一点,不算精通,够用就好。每一个环节,都是一个传统非遗项目。”

他还是一个婺剧票友,他时常跑去跟票友们一起唱戏,扮的是小生,有时也去民间剧团跑个龙套。

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做花灯。这一路,他一直心怀梦想:“每一年,我都要做更好的花灯,不然,对不起自己。”

来源|金华新闻客户端

作者 | 许健楠

编辑|胡越

校对 | 施展红